《高罗佩与中国文化——燕闲清赏》主题展览线上闭幕活动圆满结束

2021年4月10日,由荷兰海牙中国文化中心与荷兰皇家亚洲艺术协会(KVVAK)联合举办的《高罗佩与中国文化——燕闲清赏》主题展览线上闭幕活动圆满结束。海牙中国文化中心通过线上视频会议链接到Facebook官方页面向公众进行了全程实况直播,吸引了250多位高罗佩先生的粉丝和中国文化爱好者参与此次线上闭幕活动。

中心主任黄宏昌(左),KVVAK董事会成员Rosalien女士 (中),KVVAK主席Pieter Kappers先生(右)
开场致辞中

在闭幕活动上,荷兰皇家亚洲艺术协会(KVVAK)主席Pieter Kappers先生首先致辞,他简单回顾了艺术协会在4月9日主办的“Young Scholars Symposium ”——青年学者论坛。Pieter主席表示:“在高罗佩先生逝世54年之后,我们在一起研究他在中国文化方面的探索与实践,碰撞出新的火花,同时让更多的年轻人也能了解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他强调“今天荷兰皇家亚洲艺术协会非常自豪能与海牙中国文化中心一起联合举办这场闭幕活动,今天的节目不仅是一起纪念这位伟大的作家、汉学家与收藏家,也是为中国与荷兰之间文化交流开启更广阔的道路”。

海牙中国文化中心主任黄宏昌先生在致辞中说:“自中心2016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推进中荷两国之间在文化和旅游活动方面的交流。我们立足海牙,面向全荷兰。此次《高罗佩与中国文化——燕闲清赏》主题展览自去年12月正式开展之后,受疫情影响,我们转向线上,开展了一系列研讨会与远程观展的活动,希望有更多的人能了解高罗佩先生,激发大家关于中国文化的讨论与热情。”最后黄主任向协助此次展览的合作方表达了真挚的谢意。

欧洲华人收藏家协会主席费玉樑线上分享中

欧洲华人收藏家协会主席、KVVAK成员——费玉樑先生向这次展览借出了五件和高罗佩先生有关的藏品,同时在线上与观众分享了收集这些珍贵藏品的故事,并且表达了他对高罗佩先生在荷兰以至西方社会传播中国文化方面所做贡献的敬意。

此次闭幕活动分为两个部分,上半场以展示和讨论高罗佩先生对中国文化的研究与实践为主题,通过视频方式带领观众线上参观同期在荷兰国家博物馆Rijksmuseum和海牙中国文化中心举行的两场高罗佩主题展览。

Song of Wind in the Pines(松间风歌)
Willem van Gulik

高罗佩先生的长子、莱顿大学东亚艺术史教授Willem van Gulik先生也应邀分享了主题演讲:“Song of Wind in the Pines 松间风歌 “。在这段将近20分钟的演讲中,Willem van Gulik先生将他父亲对古琴终生的热爱和习操娓娓道来,他说:“在1943年至1946年,父亲在重庆担任荷兰驻重庆大使馆外交官,此时的重庆是战时中国的陪都。正是在这个山高水急的城市,他与我的母亲水世芳相识并结为连理,自己也是在这里出生的。在重庆时,高罗佩结识了一大批因战乱而到重庆避难的著名学者、画家、书法家和古琴演奏家。不久,他就被这里文人圈子完全接受,他们将高罗佩视为自己人。作为一个有地位的官员,一位精通中国文化艺术的学者、书法家、娴熟的习琴者,高罗佩完全符合中国传统阶层对‘文人’的要求。”Willem先生回忆道,著名古琴曲《流水》一直是高罗佩最喜欢的曲子:“这首曲调在他所居住的各个地方,响起过无数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他的古琴声常在静谧的夜里响起,间奏中的留白,给人无尽的遐想。他一定很清楚,这看似的虚无中,蕴藏着古琴的文化实质—这份淡泊宁静能触动并与弹奏者和聆听者的心境产生回响。所以,如果有人问‘在弹奏古琴的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是什么?’我想答案一定会是:‘那些无声之处。’”

古琴《流水》演奏
程昱博士

在Willem van Gulik先生的分享结束后,来自英国伦敦幽兰琴社的创始人程昱博士,使用高罗佩曾拥有的古琴,弹奏了这曲著名古琴曲——《流水》。随着婉转悠扬的琴声响起,观众沉浸在这低沉深厚的音韵中,穿越时空,似乎亲身体验了一次高罗佩与中国古代文人的意境与生活哲学。

寻踪高罗佩Q&A环节 
导演Rob Rombout(左)与特邀策展人高若兰女士(右)

活动的下半场是线上观影纪录片《寻踪高罗佩》与导演问答环节。许多观众在线踊跃参与和Rob Rombout导演的对话。他在谈到拍摄这部影片的缘由时表示:“高罗佩在两种文化之间转换游刃有余,他也是一个多才的人,这与我们今天追求的不一样,现在大家更强调在一个领域有专长。我被他多面的人生吸引,因此想拍摄这样一部纪录片。”他还说,“高罗佩在创作中会把自己投射到自己书写的角色身上,比如他会想象自己是唐朝的官员,是神探——狄仁杰。他是一个非常开放、愿意学习的人,这种品质对我们如今去了解中国、认识中国也非常重要。”

《高罗佩与中国文化——燕闲清赏》主题展览,通过这种“云”端观看展览的形式,让更多中西方观众可以在疫情期间跨越地域的限制,感受和领略这位荷兰汉学家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与实践,由此开启一段中国文化之旅。

张惠榕手摹《女史箴图》世界唯一一幅有色12段完整版呈现世人

中国历史魏晋南北朝或许是最让书画艺术家们着迷的时代,其中中国古代绘画名迹《女史箴图》是晋代大师顾恺之传世之作。公元1900年庚子之役,《女史箴图》被侵华八国联军掠夺并永久流失海外。2020年即两个甲子120年后,中国著名书画艺术家张惠榕女士全部手摹完成了顾恺之的旷世名作《女史箴图》有色12段完整版。这幅珍贵的艺术品长卷,让我们重新发现《女史箴图》的飘逸风神,领略“晋人之美”的原貌。

古卷背景

女史箴图》长卷,传为中国东晋顾恺之(345年-406年)创作的绢本绘画作品。但现代学者普遍认为该画卷是5世纪到8世纪时期的唐代摹品。画卷的内容来自于西晋诗人张华在公元292年所作《女史箴》一文章所绘。女史是古代女官的名称,也泛指有知识的女性,箴是一种文体,以规劝和告诫为内容。这篇诗词用于告诫皇帝后宫中的女性尊崇妇德,也是后世宫廷女子必读的文章。《女史箴图》就是《女史箴》的“连环画”版。此绘画名迹是现存已知的最早、最著名的中国长卷画、中国人物书画作品之一,是世界艺术史上的名作。

《女史箴图》作品描绘了中国古代女性事迹,有汉代冯媛以身挡熊,保护汉元帝的故事;有班婕妤拒绝与汉成帝同撵,以防成帝贪恋女色而误朝政的故事等,其余各段都是描写上层妇女应有的道德情感。作品虽描绘上层妇女梳妆妆扮等日常生活,但真实而生动,合乎她们的身份和个性,再现了贵族妇女的娇柔、矜持。《女史箴图》成功塑造了不同身份的宫廷妇女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魏晋南北朝时代的妇女生活情景。

    根据图中题文的内容,可将此长卷绢本绘画分为历史典故、普通描绘两类,勾画了当时的女性形象,反映出女性的生活状态。魏晋时期的绘画开始注重传达人物的神韵,寻求对人物个性、容貌、神韵之美的探索与挖掘。这幅《女史箴图》就是反映人物画风貌转变的成功典范。

中国历史北宋靖康之耻后,经元明清三代民间收藏,又被收入清宫成为乾隆藏品,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女史箴图》被英军从清宫劫去,现藏于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

1903年,侵华英军上尉克拉伦斯•约翰逊(1870-1937)拿着《女史箴图》的卷轴到大英博物馆,希望鉴定卷轴上玉扣的价值。博物馆绘画部的管理员悉尼•科尔文意识到这幅长画卷非同寻常,于是用25英镑的价格将其购买,用于博物馆研究和展示。当年中国本土还没有面向公众的现代书画展,所以《女史箴图》的展出让世界惊艳,也是最早进入世界公众视野的中国古代艺术绘画作品。

《女史箴图》画卷现有两个摹本,但并不完整。一本艺术性较强,能体现顾恺之画风与《女史箴图》原貌,专家认为是唐代人摹本。原文十二节,全画原本也有十二段。因年代久远,古本只留下后面九段,现全长348.2厘米,高24.8厘米。十二幅场景中的前三幅场景已丢失,现仅剩九段,目前在大英博物馆收藏。另一本现藏中国北京故宫博物院,专家认为是南宋摹本,艺术性较差。虽在画工上不如唐代摹本,但它是一幅完整的宋代白描摹本,仍能看到前三段的模样。张惠榕女士现在的手摹再现彩绘版就是填补了唐代摹本丢失的前三段。

画家张惠榕

张惠榕女士,字婵秋,号一古。她非常擅长仿真手摹古画以及中国古画的二次创作。在长期手摹中国古画的实践和二十年的研究中,她手摹的仿真古画,从五代十国到宋元清,原尺寸再现中国一千多年间的古画作品原貌和风采:从《韩熙载夜宴图》、《捣练图》、《白芙蓉图》、《红芙蓉图》、《枇杷山鸟图》、《簪花仕女图》、《虢国夫人游春图》、《宫乐图》到《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已完成了几十幅手摹作品,堪称展示中国历代盛世、经典长卷的画廊。其风神与气韵让人流连忘怀,叹为观止。

张惠榕的作品既有历史的传承,又有时代的朝气。曾多次参加国内、国际各类画展,深受好评。2016年4月应邀参加美国第38届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她的手摹古画格外引人注目,在1000多位世界知名艺术家云集的艺术博览会上脱颖而出,一举拿下最佳国际艺术家称号的殊荣。张惠榕说:“说实话,真没想到外国观众能像我们一样珍视、认可中国古画。起初我对于中国古画在国际上的传播交流并没有什么预期,毕竟语言文化的差异会造成艺术赏析上的理解偏差。”

       2018年受邀出席荷兰格罗宁根孔子学院在荷兰海牙文化艺术中心举办的“古韵留香”书画展及中荷两国艺术家面对面交流活动,同时给荷兰学生传授中国画画法,得到现场师生一致好评。同年4月26日荣获荷兰格罗宁根孔子学院中荷文化艺术交流大使称号和荷兰格罗宁根孔子学院中国画客座讲师。

对自己在国际上获得最佳艺术家的殊荣并受到西方学生的欢迎,张惠榕首先要感谢前人留下的这些难得的古画,在千年流转中能幸存下来。她深有感触地说:“中国古画在世界上是无国界的,这些荣誉其实是对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肯定。无论是评委还是观众,在欣赏古画的时候都不需要太多的讲解和介绍。这就是古画的魅力,一幅带有灵魂的作品能够与观众进行无声的交流。” 

 张惠榕女士长期专注手摹仿真中国古画,很多人也许不理解。在福建书画界中,也并不引人注目。可以画很好工笔画的她,却把自己的生命完全融入在中国经典传统艺术绘画中。许多千年古画极其脆弱、受损严重,经不起岁月的侵蚀。张惠榕的手摹古画,使得深藏在各处博物馆里的绝版画作有了替身。可以直接地与更多观众见面,更直观地欣赏中国传统经典名迹,更实际的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她带着自己手摹古画作品出征海外,让世界人民一睹中国古画风采。这使她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从而更加坚定信心继续走手摹古画的这条路。

历史意义、收藏价值

 这是一条寂寞者之路,一条触摸中国古代大师灵魂之路。《女史箴图》以日常生活为题材,绘制对象几乎都是女性。通过张惠榕女士对不同时空的观察与把握,揣摩不同状态的女性心理,描绘再现出古画真实的原貌。画面中的线条均匀优美,人物形象生动,显现出晋代女性飘飘欲仙、雍容华贵的气派。 如此高超技艺的手摹作品,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

中国古代绘画是中国古老文明史中的艺术瑰宝,许多珍品深藏于各国博物馆,世人难得一见。有些原作流失,后由古人仿作的名画同样也是无价之宝。张惠榕女士经多年的研究和实践,不仅以精湛的绘画技艺和扎实的绘画功底再现古画《女史箴图》的神韵,使手摹作品如真迹,极具和艺术收藏价值。在书画史上也将占有一席之地。

《女史箴图》的唐代摹本,在中国绘画史研究上是极为珍贵的文献。曾被许多文人墨客收藏。由张惠榕女士精工细致创作出这幅世界唯一有色彩完整版《女史箴图》,再现了中国汉文化之美与人性的光辉,也是重新发现与欣赏“晋人之美”原貌的传世之作。在当代的绘画史研究和手摹古画领域具有深远的影响力。

“走近他们,为他们代言”这是张惠榕女士的毕生心愿。

旅荷华侨总会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捐赠事迹

【本台讯】自2020年2月27日荷兰蒂尔堡出现首宗确诊新冠病毒(COVID-19)案例以来,到目前为止已有119万多人受到感染,超过1万6千人死于新冠肺炎这种疾病。持续一年多的疫情如今在欧洲依然严峻复杂,欧盟全面进入第三波疫情,荷兰一天的新增病例高达7千人之多。在此次百年一遇的罕见疫情中,荷兰侨界与中国机构、荷兰社会团结合作,共同抵抗新冠肺炎疫情。在疫情最严重期间,旅荷华侨总会向全体理事会成员,华人华侨及爱心人士发放医疗抗疫物资。

旅荷华侨总会全体理事以及爱心人士捐赠医用物资运送中国

2020年1月31日星期五, 在荷兰苏特媚尔的仓库,旅荷华侨总会胡伟国会长、第一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冒陆、监察长兼常务副会长胡志兴共同查收订购8万5千个口罩和720副医用防护镜。

这批8万5千个医护口罩和720副防护眼镜,通过空运发往中国。

旅荷华侨总会捐给北京市侨办、浙江省侨联、浙江省温州市侨联、浙江省文成县侨联、浙江省玉壶镇侨联,得到当地医疗机构的验收。

旅荷华侨总会收到中国政府部门的感谢信。

旅荷华侨总会向荷兰第二议院提交倡议书——号召积极行动

2020年3月13日,旅荷华侨总会向CDA议员Chris van Dam提交了倡议书,倡议荷兰政府针对荷兰新冠疫情的扩大,采取积极行动,保障大部分人的安全健康。

荷兰CDA的Chris van Dam议员对各位的倡议表示感谢,并向胡伟国会长表示一定会将在荷广大华人的意愿提交荷兰第二议院讨论,促进荷兰政府对疫情采取更加积极的干预措施。

把中国捐赠的防疫物资分发给全体理事会成员、华人华侨及爱心人士

2020年4月和5月,旅荷华侨总会在此次疫情中先后向全体理事会成员、华人华侨、爱心人士发放体温枪、防护服、口罩等防护物资,以及大部分由旅荷华侨总会出资购买的防护药品。同时,旅荷华侨总会受浙江省侨联委托,为在荷浙籍华人华侨困难户申请健康包,并由浙江省侨联直接寄到有需要有困难的人手中。

旅荷华侨总会胡伟国会长向欧华传媒记者表示,感谢中国驻荷兰大使馆、中国浙江省侨联、浙江省文成县玉壶镇侨联、荷兰湖南商会彭锦路会长。在疫情中,血脉相连的同胞不会因山海阻隔而孤立无依,中华儿女守望相助,众志成城、共克时艰。衷心感谢祖国母亲对荷兰华人华侨无微不至的关爱和支持,我们永远心连心。

中国薛捍勤法官再次当选为联合国国际法院大法官

联合国大会和安全理事会在周三和周四举行了国际法院的五名法官选举,来自中国的候选人薛捍勤法官,再次高票当选为联合国国际法院大法官。目前她担任国际法院的副院长。

薛捍勤法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这次连任感到非常荣幸。作为一个中国的法学家,我充分认识到这一点,首先,这是国家的荣誉,人民的荣誉和来自其他国家的信任。我将继续履行我作为法学家的职责,为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和发展国际法作出贡献。”

薛说,选举竞争非常激烈,国际社会对中国影响力的关心程度超过了自己的履历。“许多代表表示,他们对我的支持,也考虑到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和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虽然在这次选举中选出我个人,更多的是中国政府的坚定支持,中国支持的多边主义,支持国际法事业,对国际社会的承诺,及其对和平解决争端事业的积极贡献。”

她说,在国际法院任职的10年中,最大的感觉就是肩负着沉重的负担和责任。“提交国际法院的所有案件都是国家之间的争端,没有一个是琐碎的,而且都涉及有关国家的主要主权利益。因此,根据相关法律,我们对有关国家的判决是强制性的。当然,我们的裁决必须充分的道理,以便有关国家能够被说服并认真执行。”

薛法官强调,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近年来,中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并积极参与了国际正义活动。“今后,我们将继续在联合国中发挥作用,并使更多的人参与国际组织,特别是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司法机构中的工作。因此,我们首先需要培训大量人才,让他们有机会在国际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能。”薛说。

联合国国际法院总部位于荷兰海牙,于1946年正式开始运作,是联合国的主要司法机关。法院的作用是解决各国提交给它的法律争端,并就联合国机构(如大会和安全理事会)转交的法律问题提供咨询意见。

联合国国际法院由15名不同国籍的法官组成,他们都是“品德高尚,具有各自国家任命的最高司法职位的资格,或者是国际法公认的法学专家”。每三年选出五名法院法官,要求在大会和安全理事会中获得绝对多数票,并可以连选连任。

薛捍勤女士于2010年6月首次当选为国际法院法官,并于2018年2月再次当选,她一直是国际法院的副院长,这是第一位中国国籍的女性担任法庭副院长。在国际法院工作之前,薛捍勤女士是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兼主席。她曾任中国外交部条约法司司长,中国外交部法律顾问,中国驻荷兰大使和中国驻东盟大使。

在争夺五个席位的八名候选人中,有四名是现任法院法官:副庭长薛捍勤(中国);彼得·汤姆卡(斯洛伐克);朱莉娅·塞布丁德(乌干达); 和岩泽雄二(日本)。另外四名候选人是陶希德·奥卢费米·埃里亚斯(尼日利亚)、格奥尔格·诺尔特(德国)、玛雅·塞西奇(克罗地亚)和伊曼纽尔·乌吉拉谢布贾(卢旺达)。

新当选的法官的任期自2021年2月6日开始,任期为九年。

美国媒体宣布乔·拜登当选为美国第46任总统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赢得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人在几个城市上街庆祝胜利。

女性、有色族裔、年长和年轻的选民,在大街上庆祝拜登的胜利。

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也创造了历史性时刻,她将成为首位女性副总统。

世界第二波COVID-19大流行病正在恶化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2020年10月30日星期五,全球确诊的COVID 19病例数超过4488万,死亡人数超过117万8475人。

英国紧急咨询小组周五表示,英国需要为第二次冠状病毒传播做好准备,其传播远比预期的严重得多,全国范围内的封锁可能是不可避免的。

联合王国当天有2万4405个新病例。英国政府的咨询机构科学紧急情况咨询小组周五发布了一份报告,声称第二轮疫情可能比预期的更为严重。

英国政府曾预计,COVID 19大流行的死亡人数将约为8万5000人。但是现实的估计是,在未来一两个月内,如果冠状病毒以当前的感染率传播,那么死亡人数将大大超过估计数字。

华威大学的一名科学顾问指出,三级COVID 19警报系统在英国并未发挥重要作用,COVID 19感染率很难下降,政府也很难遏制激烈的第二波感染,没办法在全国范围内采取统一行动。

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呼吁英国政府立即采取分阶段,全国范围的封锁措施,关闭诸如酒吧之类的机构。但没有得到反应。

英国有一个冠状病毒警报级别系统,这个COVID 19警报级别系统,可以为地方当局、居民和工作人员提供其所在地区爆发疫情的有关信息,以及如何管理。这些警报级别分别命名为“中、高和非常高”。

根据法国政府发布的数据,全国COVID 19感染病例总数达到128万2769个,死亡人数为3万6020人。

法国首都巴黎于10月30日正式进入第二轮封锁,人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在第二次封锁的第一天,巴黎主要道路香榭丽舍大街上仍然有很多人流。与上一次封锁有很大不同。城市让需要工作的人们尽可能多地工作。但是,人行道上的行人数量仅为过去的百分之一,甚至更少。

香榭丽舍大街上几乎所有商店都按要求关闭,只有快餐店,面包店,眼镜店和电脑店开张,以满足居民的基本需求。这次开张的商店比3月多,这反映了法国政府尽最大努力保持经济稳定的努力。

封锁第一天,巴黎居民区的超市就已存货充足,没有人慌张购买。一切似乎都井然有序。这次,一些行业受到了严重打击,包括餐饮,电影院和书店。大多数餐馆都扩大了外卖业务。即便如此,法国中小企业联合会表示,在封锁期间,法国的小商店很可能会破产。

在防疫和维持城市经济之间保持动态平衡已成为法国政府的重要任务。经济和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雷周五表示,政府将每两周评估一次大流行的情况,书店和零售商可能会在15天之内向公众开放。同时,他承认封锁将使法国的经济活动减少15%。

意大利星期五在过去24小时内报告了3万1084例新确诊的COVID 19病例,这是自疫情爆发以来,单日增量首次超过3万例,创下历史新高,使确诊病例总数达到64万7674个。死亡人数达到3万8321人。

根据意大利高级卫生研究院的专家警告说,意大利的疫情有恶化的趋势。

为了遏制冠状病毒的传播,意大利政府采取的新限制措施从周一的零点起至11月24日生效,该禁令禁止酒吧,咖啡馆,餐馆和冰淇淋店在每天的18点之后提供服务。

在南部大流行的坎帕尼亚地区,负责人文森佐•德•卢卡说,当地医院的普通病房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从11月2日起,包括幼儿园在内的所有学校都必须停课两个星期。

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希腊确诊病例连续三天超过1万。确诊病例总数为3万5510例。死亡人数也已达到615。

希腊总理兼新民主党领导人基里亚科斯•米索塔基斯在周五宣布一项新的行动计划,以减缓最近复活的冠状病毒病例。因此决定将希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的三个地区列入清单。其措施包括在公共和私人区域佩戴口罩,禁止所有活动和聚会,禁止高风险等级区域的居民旅行。商店、体育馆、饭店、咖啡馆等将暂时关闭。这些4级风险的地区也意味着法院,游乐场,考古遗址,博物馆,饭店和电影院将保持关闭。该计划将持续约一个月。

他还说,由于确诊的COVID 19病例激增,希腊第三大城市拉里萨和罗多彼为最高风险等级。

根据西班牙卫生部周五发布的最新数据,西班牙确诊的COVID 19病例单日就达到2万5595例,是自爆发以来的新高。总共记录118万5678个确诊感染病例。

周五大部分地区开始封锁。马德里社区禁止居民在星期五至11月2日的假日期间离开或进入该地区,而加泰罗尼亚社区则在未来15天之内禁止居民周末离开家。

根据匈牙利政府冠状病毒信息网站上周五发布的数据,匈牙利在过去的24小时内报告了3286例新确诊病例,其中65例死亡,这是自疫情爆发以来的新纪录。现在确诊病例总数超过7万名。

匈牙利政府宣布从11月2日开始,人们必须在餐馆和娱乐场所戴口罩。并将边境管制再延长一个月,直到12月1日。

根据波兰政府发布的最新数据,新病例数在周五再次超过2万例,达到2万1629例。

一天中新确认的病例数连续四天创下新记录。总共登记人数为34万834个确诊感染病例。

报告记录显示第一个10万病例用了215天,第二个10万例花了17天,随后第三个10万例只要八天。

波兰政府周五制定了新的措施来遏制这一流行病继续恶化。从11月2日开始,可以远程完成任务的政府部门和公共机构员工必须在家中工作,这项措施将持续至少两周。

根据系统科学中心的数据,在美国,已确认的COVID 19病例增加了9万2000多,是自爆发以来单日上升的记录,周五死亡人数达到22万9585人。总共感染人数已达到903万4957名。到目前为止,美国仍然是受到大流行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其病例和死亡人数最多,分别占全球病例和死亡人数的近20%。

卫生部上周五宣布,巴西在过去24小时内登记了2万2282例新病例,使感染人数达到551万6658个,死亡人数上升到15万9477名。巴西死于新冠病毒病的人数在世界上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

根据巴西研究所的数据,到8月底,巴西的总就业人数为8166万,失业率达到14.4%,5月至8月约有1380万人失业。

根据阿根廷卫生部上周五的数据显示,全国死于COVID-19总数达到3万792名。全国范围内的病例数达到115万7179例。

阿根廷当局周五正式确认,将从11月起恢复商业国际航班,并允许游客从邻国入境。据旅游部门称,开放边境是阿根廷经济复苏的重要组成部分。

智利卫生部上周五表示,新感染总病例人数为50万8571个,死亡人数达到1万4158名。

智利同时在全国范围内共进行了3万6880例COVID 19核酸检测,阳性率为4.15%。在首都圣地亚哥,上周五的病毒检测阳性率为2.38%,已达到智利疫情流行以来的最低点。全国约有48万5152人从这种新冠病毒肺炎疾病中康复。

新加坡已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分发称为“ TraceTogether”的接触者追踪记录仪器,以增强其准确追踪与已确认COVID 19感染患者密切联系的能力,以有效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

此举旨在克服政府预防COVID 19和控制的局限性。从9月初开始,新加坡开始免费分发此设备。为避免抢购,政府已安排市民在指定日期在各自的社区购买设备。

新加坡是世界上最早提供袖珍设备,进行联系人跟踪的国家之一。该设备使用蓝牙信号记录其与感染患者接触的载体及其接触持续时间。数据可以安全存储25天。自三月份启动以来,作为一种有效的数字跟踪机制,专家认为,至少有70%的居民已使用该应用程序或记录仪器。尽管到目前为止,未被要求强制执行,但政府计划将其强制性用于某些大型聚会。要求市民在进入公共设施或拥挤的场所时携带此设备。

伊朗是中东受灾最严重的国家,星期五报告了8011例新病例,使感染总数达到60万4952人。到目前为止,COVID 19已在伊朗夺走3万4478人的生命。由于确诊病例和疾病死亡人数的增加,伊朗的医疗系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据伊朗卫生部发言人称,全国超过50%的重症监护病房已被COVID 19患者占据。